女主角跟我滿相似的,都躺在床上,不想動。原因是The fear of suffering, 換作是中文應該是,懼怕未來的頭腦痛苦。

整部影片滿樸實,沒有甚麼大風大浪,是個闔家觀賞的電影,沒有血,沒有恐怖的音樂(在我的印象中)。

泛舟,或是女主角做的那項活動,後來做的被挖掘出來的興趣,是很適合她的,因為坐著就可以完成。如果我在他們家當couchsurfing的客人的話,我可能會推薦她,買一個桌球桌在他們家,畢竟他們家這麼大,這樣她的就可以坐在輪椅上跟我打桌球。

很可惜,他們楞著看鳥的鬥爭,假設他們打從心裡希望他們的企鵝不要受傷的話,應該要立即衝下去把其他鳥排開。再者,他們沒有必要因為這件事而挫折或失望,因為他們的期待太高。如果他們知道在現實裡動物的世界是有力量的會去佔弱勢的地盤,那麼他們受的傷害會少一些。

今天女主角的問題是她太認同她的身體,她認為身體是她,現在少了下半身的能力好像死了一樣。比較好的情況是她知道,她不是她的身體,她也不是他的頭腦。

我不知道鳥對女主角的影響大不大,我認為女主角的心理狀態有改善是因為她到戶外走。

其實拿球砸相片可以是一個很快樂的活動,但是女主角卻砸出負面情緒,很可惜,因為這些相片只有一張,話雖如此,真正紙的部分沒有被傷到,所以無傷大雅。

意外是時常發生的,因為我們發明的工具越來越多,汽車,以及房子建的越高,以前的人哪有從高處摔下來的問題

一開始的故事情節導演故意拍他們在泰國快樂的樣子,形成強烈的對比

女主角的健康情況應該會逐漸衰減,考量到他之前類似算運動選手。

--

--

從法國回來的台灣人陌生人看到在地上畫畫的我給我2000元,沒有拿走我的畫

回家後1000元給我家的印尼擁

1000元給我媽

1000元我哥給我轉捐給烏克蘭人

2000元高中同學很久沒聯絡主動問我過的好不好,得知我畫賣不出去給我2000

200美金給我不知道誰的有效慈善基金會

在法國分享房子給我住的人在按摩應該說被接受完我按摩他的時候主動要給我票去布魯塞爾

每一個人都說法國人歧視亞洲人,可是我不覺得

今天的你靜坐了嗎?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