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法國回來的台灣人陌生人看到在地上畫畫的我給我2000元,沒有拿走我的畫

回家後1000元給我家的印尼擁

1000元給我媽

1000元我哥給我轉捐給烏克蘭人

2000元高中同學很久沒聯絡主動問我過的好不好,得知我畫賣不出去給我2000

200美金給我不知道誰的有效慈善基金會

在法國分享房子給我住的人在按摩應該說被接受完我按摩他的時候主動要給我票去布魯塞爾

每一個人都說法國人歧視亞洲人,可是我不覺得

今天的你靜坐了嗎?

--

--

I spend efforts washing brushes , changing paints , exercising muscles , squeezing intelligence , arranging room for paint , buying canvas , buying paints to make a painting

Guess what people tell me when they see art

“Ohh I like the color!”

Me: yeah all you see is color…

--

--